法甲

驭兽主宰第八百七十五章血线洪荒蟒

2020-01-26 08:25: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驭兽主宰 第八百七十五章 血线洪荒蟒

古荒略显狰狞的笑声,在天空中缓缓飘荡,其中蕴含着的森然,几乎是毫不掩饰。

“抱歉,我身上的零件,哪个都不想丢,不过,对于你的右手,我倒是很感兴趣。”萧阳轻笑道。

“是吗?”

双眼微微眯起,古荒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冷冽的寒意:“那就要看看,你的本事,是否和你的口气成正比了啊。”

“轰!”

滔天的猩红气息,自血线洪荒蟒体内爆发而开,古荒背部血色羽翼一震,血线洪荒蟒的身形,便是陡然射出,犹如一缕猩红的流光,掠过长空。

那冲往的方向,正是萧阳所在!

“他会不会动用万夜王?”

“会吧。”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玄兽呢,好期待啊。”

众人兴奋的议论声响起,萧阳笑着摇了摇头,旋即一道冰蓝色的身影,自身旁呼啸而出,双翼交叉间,与血线洪荒蟒生猛硬撼。

“嘭!”

撞击的刹那,被冻结成冰的血色波纹,急速扩散。

“等等,怎么不是万夜王?”

“御冰蝶?”

“他难道不想赢了吗?”

望着与血线洪荒蟒碰撞在一起的御冰蝶,嘈杂的声音,顿时自天空中散开,许多人的脸上,都带着疑惑和不解。

“你什么意思。”古荒眼神微寒。

他以为,在实力落后的情况下,萧阳定然会动用万夜王,所以这些天,他没少查阅关于万夜王的资料。

而现在,萧阳竟然让一只御冰蝶上场。

是仗着孤雁峰峰源值较低,无所谓输赢吗。

“别误会,我可没说,要主动认输。”萧阳笑笑,旋即声音一厉:“御冰蝶,碎冰轮!”

“唰!”

双翼微微一扇,御冰蝶急速后退,一道道晶莹无暇的冰轮,在它身后的空间中接连凝结,每道冰轮边缘,都携带着不少碎冰。

“你看不起我?”脸上怒意升腾,古荒一声暴喝:“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看我把你的万夜王打出来。”

“高等涅槃级灵技,血蟒线!”

霎时间,无数道纤细的血线,自血线洪荒蟒身后暴射而出,与来临的冰轮剧烈碰撞,两者在天空中,接连不断的崩碎。

“咻!”

身形隐于下方的森林中,御冰蝶冲天而起,身边散发的寒光,令它看上去宛如一轮璀璨的冰月。

森冷的双眸微微下垂,血线洪荒蟒血口张开,一道道猩红的光束,疯狂的自其中喷射而出。

“轰轰轰!”

光束沿着森林划过,爆炸产生的能量,在原地急速旋转,看上去,宛如一个个倒扣的血色光罩。

“锵!”

铡刀般的冰翼,狠狠的斩在血线洪荒蟒的腹部,那比精铁还要坚硬的皮肤,令得御冰蝶眼神微变。

“啪!”

眼中掠过一抹不屑,血线洪荒蟒尾巴猛甩,不偏不倚的抡在御冰蝶背部,只听啪的一声闷响,后者的身体,径直射进下方的森林。

“好坚硬。”萧阳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

御冰蝶在使用寒月斩的状态下,竟然连一道小小的划痕,都无法在血线洪荒蟒的腹部留下,难以想象,它身上有鳞片覆盖的地方,会是何等的坚韧。

“轰死它。”古荒不屑的撇了撇嘴,伸出的手指,指向御冰蝶所落的位置。

在他眼中,御冰蝶只是小爬虫,他真正感兴趣的,还是萧阳的万夜王。

听得古荒的命令,血线洪荒蟒嘴巴大张,浓郁的血光,在其中急速凝聚,刹那后,一颗庞大的血球,以一种极为震撼的姿态,轰然落下。

“嘭!”

血球炸开,猩红的血光,潮水般的扩散开来,茂密的森林,被瞬间摧毁,一棵棵树木,消泯在那血光之中。

巨大的冲击,在下方的森林中,炸出了一个惊人的土坑。

“这就是自大的下场。”

“不堪一击。”

荒门的成员,皆是对萧阳投去嘲讽的目光。

“这么弱,还敢装腔作势。”远处的巫蓉,更是嗤之以鼻。

“多看,少说话。”巫宁看了看下方,沉声道。

巫蓉在心中轻哼一声。

看什么?

看御冰蝶被炸干净的尸体?

“御冰蝶这种低级的灵兽,以后少拿出来丢人显现,再藏着掖着,以后你指挥万夜王,可就只能用一只手了。”

古荒淡淡的声音落下,荒门一方,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忽然间。

“咻!”

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电般的穿过空间。

“小心!”古荒脸色陡然剧变。

冰蓝色的光芒闪过,血花绽开,血线洪荒蟒痛苦的扭动着身体,疯狂甩动的尾巴,砸得空气嘭嘭爆开。

停留在天空之中,御冰蝶铡刀般的冰翼,锵的一声收缩,化为正常大小。

“好快。”童然轻吸了口凉气。

“这不是七阶高等涅槃级灵兽,所能拥有的速度。”关翼亦是眉头皱起。

这一击,实在太过反常。

“原来是这样。”季剑离轻抚着下巴,微微有些了然。

“嘶!”

痛苦的扭动着身体,血线洪荒蟒愤怒的看向御冰蝶,它的右眼,紧紧的闭合着,鲜红的血水,自其中流淌。

“你找死!”古荒勃然大怒。

丧失一只眼睛,对于灵兽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损伤。

“你都要杀我的灵兽了,还不允许我废掉你灵兽的一只眼睛?”萧阳表情淡然。

若是正常的切磋,他断然不会如此,但古荒既然下了杀手,那可就怨不得他了。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古荒咬着牙,怒声质问。

对此,萧阳只是嘴角微微勾起,并没有作答。

“唰!”

刺眼的光芒亮起,御冰蝶的身形,再次消失。

“不对,是冰镜!”古荒猛然明白过来,暴喝出声:“血线洪荒蟒,血尾鞭!”

血气在身后凝聚成长尾,血线洪荒蟒狠狠一扫,漫天光滑的冰镜,哗啦啦的碎裂开来,耀眼的碎片,随处散落。

“嘭!”

一声剧烈的闷响。

从天而降的冰碑,在碎裂的冰碴中穿过,轰然砸在血线洪荒蟒的脑袋上,旋即直接压着后者,砸在血球炸出的深坑中心之处。

“轰隆!”

(本章完)

东阿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合肥长淮医院治病怎么样
西宁好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宁波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怀化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