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诸天我为王正文正文第一百六十五章青龙吞雷

2020-01-24 15:33: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六十五章 青龙吞雷术

“江河,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死吧!”

白千愁心中咆哮,冷笑连连。

“让我死?你想的太简单了!”就在这个时候,江河却是发出一声诡异的笑声。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

那五雷掌上面狂暴的雷电之力,竟被江河一下吸收,足可毁灭一支千人军队的紫色雷电大手,诡异消失。

“九龙霸天诀,奥义!”

“青龙吞雷术!”

江河低吼一声,大口一张,那些劈啦作响的紫色雷光,竟然是被他一口吞下。

吸收了雷电之力的江河,顿时变得更加狂野,笼罩周身的金色光芒再度出现,似乎混入了某种雷电之力,释放着紫色闪电,看上去十分诡异。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白千愁一脸错愕,一时难以接受。

这个时候,就连他也开始怀疑,江河不是人,而是鬼。

一个人,怎么可能张口吃的下雷电?

在场观战的人,也都学江河的样子,张大嘴巴,惊骇欲绝。

这家伙,真的是人吗?

而此刻的江河,吞噬了白千愁的雷电之力,身影变得更加迅捷,速度当真宛若紫电惊雷。

“游龙步!”

江河脚踏玄步,背后双翼配合步法扇动,宛若纯金浇铸的手臂上,闪烁着紫色电芒,砸向白千愁。

白千愁毕竟是天魂境强者,马上镇定下来,紫电玄蟒发出一声尖啸,顿时一道紫色电出现,笼罩全身。

“嘭!”江河一拳打出,却好似轰在厚重而坚硬的金刚石上。

这时候的江河身影在空中停滞,再难前进半步。

“臭小子,想借我的力量打败我,休想!”白千愁冷笑一声,反手一震,一掌拍出。

“嘭!”一声巨响,两人旋即分开。

江河身影倒飞出去,巨大的血色双翼在空中一震,即刻稳住身体。

全场陷入一片死寂!

这怎么可能?

我眼花了吗,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片刻之后,所有人心头涌起相同疑问。

江河和白千愁对拼一招,不仅没有死,也没有输,反倒是逼得白千愁被动防守!

这一幕,简直比梦境还虚幻。

“此子的实力,如此强悍!”半晌,单奇略讶然出声。

他心中非常明白,白千愁刚才一招,就算是他对上,也很难全身而退。

齐生宣则是完全呆了,整个人都僵硬了。

杨方直接吓傻了,呆呆地看着,半天一动不动。

“臭小子,本将军承认你的实力很强!”

“但你还是要死,而且必须死!”

白千愁几乎疯狂,杀意更浓,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吼道。

想他堂堂一个天魂境五层的强者,倾力一招竟然连一个玄魂境武者都没能杀掉,这简直是耻辱!

下一招,江河必须死!

“天雷寂灭!”

片刻也不等待,白千愁大吼一声,双掌劈下,一道恐怖的紫色雷电,携带毁灭天地之力,凌空劈下。

“不好!”江河倒吸一口凉气,脸色突变。

他能感觉出来,这个天雷寂灭,比之刚才的五雷掌,强横数倍不止。

被这一招劈中,钢筋铁骨也要化作粉末。

更为恐怖的是,天雷寂灭,更加霸道,丝毫没有缺陷。

若是强硬对抗,绝对要粉身碎骨。

危急万分一刻,来不及多想,江河运转全身真元,充斥周身,同时血色双翼合拢,包裹全身,形成一个巨大血色球体,严丝合缝地护住江河。

“嘭!”轰然巨响,护体金光在灭天一击之下,竟然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乍然崩碎。

下一刻,紫色雷电之力再度爆发出恐怖威力,击在血色双翼之上。

“喀喀喀……”血色双翼顿时遭受轰击,寸寸开裂,瞬间化为碎片,消散空中。

江河身体显现出来,全身衣衫被直接扯碎,强横的气势让他的肌肤裂开一道道血口。

顿时,半空之中,血丝飞扬,真元激荡。

江河像是一块沉重巨石,砸向地面。

白千愁的实力太强了,天魂境五层的强者,绝对不是一个玄魂境四层武者能够抗衡。

江河人在空中,身体之上,鲜血淋漓,受伤极重,但他意识却是非常清醒。

同一时刻,温柔感觉到江河气息尚在,嘴角突兀地扬起,手捏兰花指,轻轻一弹。

“倏!”一片黑色光影,破空而出,直袭江河。

“江河,一片五毒镖,足够要你的命了。”轻笑一声,温柔半刻也不停留,自信转身,潇洒离开。

她料定江河必死,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而且她行踪已经败露,还是尽早离开为好。

江河身处半空之中,突然感觉到十几丈外一道凌冽劲风袭来,顿时心头一颤。

体内的精纯真元在这一刻有了感觉,猛地一震,竟让江河身体凭空停滞一下。

“唰!”仅仅一个瞬间,五毒镖贴着江河肩膀飞过,堪堪避过了心脏要害。

接着,江河重重落地,直接砸进深坑之中。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盯着深坑,一动不动。

“死了,终于死了!”突兀地,杨方尖厉刺耳的声音响起,欣喜若狂,几乎疯癫。

被白千愁正面击中,护体金光碎掉,血色双翼崩碎,所有人都认定,江河必死无疑!

“总算死了!”白千愁人在高空之中,长长呼出一口浊气。

如果江河再不死,他这个西凉城禁卫军统领的脸,就要丢到姥姥家了。

单奇略长长一叹,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齐生宣神情震撼,不敢相信眼前一幕,神念笼罩过去,顿时脸色骇然。

他惊恐叫道:“不对,老师还活着!”

“嘭!”随着齐生宣话音落下,地面深坑突然掀起一片尘土。

一道血红身影,一跃而出,正是江河!

江河还活着!

所有人倒吸一口气,恨不得抠出眼珠去观看眼前一幕。

承受西凉城内天魂境最强者之一的致命一击,他竟然没有死!

江河今天一遍又一遍地挑战所有人的心理承受极限。

“哥哥!”

“老大!”

“江大哥!”

“江公子!”

江唯,陆阳,许诺,周伯等人,一起看着江河,激动得快要哭了。

江河稳住身体,一口污血狠狠吐出,脸色竟是好转不少。

为了抵抗白千愁的绝杀一击,江河付出惨重代价,就连那双血色羽翼也都消失不见,脸色黯淡无光。

此刻的江河,非常虚弱。

但是,他还活着!

“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地里地出手。”江河冷静一下,目光在人群之中流转。

但作为出手之人温柔,早已消失不见。

温柔太自信了,自信得过头了。

她认定江河必死,所以提前离开了,否则,江河是生是死,真不好说。

“这不可能!”片刻之后,空中响起白千愁的咆哮声。

他无法相信眼前一幕,自己的杀招,灭天一击,竟然没能杀掉一个玄魂境武者!

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单奇略也傻眼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活着,老师还活着!”只有齐生宣一人欣喜若狂,几近疯癫。

“嘭!”白千愁从空中落下,重重落地,地面都随之一颤。

他一步步走向江河,带着滔天怒意,一双眼睛,直能喷出火来。

此时,只要他稍稍动一下,就能轻松将江河碾死。

江河一脸沉定,没有半点慌张。

直到这一刻,他依旧无畏无惧。

白千愁的脚步越来越响,像是一具杀神,逼向江河。

“难道,真的要用那一招了?”江河没有半点慌张,却是微微闭眼,在心中轻轻说道。

龙血玄黄,这是江河最后的底牌。

这是杀敌一千,自损三千的招数。

使用之后,武者虽然会获得强大的战斗力,却会沦为毫无人性的杀人狂魔,敌我不分。

除非魔性消退,或是被人镇压、击杀,否则将会一直屠杀下去,永久不会停歇。

江河虽然能够凭借意志,不让自己入魔,但这样一来,就不能发挥出多大的战力。

以现在的身体情况,发动不完全的禁术龙血玄黄,怕是敌不过白千愁。

但万一全心施展,有极大可能让江唯受伤……

“这个感觉……”就在这时,江河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

“是他!”江河眼睛乍然张开,眸光一亮。

此刻,白千愁与他的距离已是不足十步。

也就在此时,一道白衣身影突然落下,挡在江河和白千愁之间。

一身月白色长袍,丰神如玉,双目流光溢彩,宛若静水深流,恍然若神仙之人。

“果然是他,陈念生!”见到来人,江河点点头。

“陈院长!”陈念生的突然出现,引得围观者齐齐惊呼。

众所周知,这一次的新生武会由单奇略全权负责,陈念生怎么会突然出现。

“陈院长!”看清楚眼前的面孔,白千愁身形一滞,一下顿住。

“退下!”

陈念生淡然开口,声音不大,却含着一种无法违逆的霸道。

纵观整个西凉城,敢如此霸道跟西凉城禁军总统领白千愁说话的,屈指可数。

陈念生的突然出现,顿时引起一阵哗然。

单奇略没有想到陈念生会在此时出现,心头一沉,顿感不妙。

陈念生曾经在单飞尘的手下救过江河一次,这一次出现,明显是为了救江河而来。

单奇略脸色也不好看,想开口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单奇略出手制止白千愁。

毕竟白千愁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在践踏苍云学院的规矩,也是在践踏苍云学院的尊严!

“陈院长,你……”白千愁看着陈念生,一下怔住。

若是面对别人,白千愁一点都不怕,但是对于陈念生,他十分忌惮。

陈念生乃是方圆几千里都数得着的强者,又是苍云学院副院长,就算是一字并肩王见了,也要礼敬三分。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长泰县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治疗的白癜风医院
锦州最好的男科医院
福建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