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66章 查明真相3

2020-01-17 01:47: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66章 查明真相3

第166章查明真相

霞光退尽,阳光万丈,预示今天又是晴天。

薄情扶着帛儿的手,悠悠的走入慈宁宫正殿,看到殿的情形时,不由的吓了一跳。

太后、皇后、云贵妃,明妃,箫谨天、箫谨瑜,箫谨熙、箫谨霜、华太医,还有此案的主审官箫遥,还有一众不知名字的嫔妃。

这些人坐在殿中,似是等候已久,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薄情不由在心里感慨一番,她的人缘实在是太差,想她死的人,可真不少啊!

箫谨熙表现得最明显,一看到薄情出现,就不由冷嘲热讽的道:“丞相夫人好大的架子,竟要我们全部人在此等你一人,还等了一个早上。”

这个女人昨天羞辱母妃,一会证明凶手就是她,非要好好教训她不可。

薄情瞟一眼箫谨熙,垂下头一脸委屈的道:“本夫人不知道今天早朝会散得那么快,不然会早點过来。让诸位久等了,抱歉!”嘴上说着抱歉,语气可没一點抱歉的意思。

箫谨天坐在太后左下首,面容平静的道:“本殿免了今天的早朝,所以今天众人都来得比较早。”意思是某人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薄情摇摇头想解释,就听到太后沉着声音道:“好了,早到晚到,这些都是xiao事,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凶手。”

目光落在薄情身上:“丞相夫人,你昨天说今天给哀家答案,既然人齐了,那就开始吧。”

云贵妃一副柔弱的道:“太后,您怎能还相信她的话,丞相夫人迟迟不敢出现,根本是想不到脱身白的办法,心虚了。臣妾认为凶手就是丞相夫人,毒一定是她下的。”

薄情目光一寒,冷冷道:“贵妃娘娘太看起本夫人了。”

眼眸内划过一抹讥讽:“本夫人当时正在表演茶艺,是整个宴会的焦點,所有人都在盯着本夫人的一动一动,众目睽睽之下,想下毒谈何容易,除非本夫人会用障眼法。”可惜她不会,不然用些法杀死那引起刀子讨厌的人,多省事啊!

云贵妃被薄情一阵反驳,不知如何回话,轻蔑的声音突然响起:“当众下毒,或许丞相夫人当然做不到,但是当众下蛊,丞相夫人一定能做到。”

听到此言,众人不由的大吃一惊,目光刷一下集中到说话的人身上。

只见站在云贵妃身后的箫谨熙,走到大殿中央,扫一眼薄情,对太后一揖道:“回皇祖母,熙儿昨夜足足想了一宿,终于孙儿让想明白,丞相夫人是如何给父王下毒的。”

箫谨熙的话一出,众人立即不解的看着他,负责调查此事的箫遥,一脸不解的道:“八王爷,何出此言?”他相信她是清白的。

只见箫谨熙狠狠的盯着薄情,咬牙切齿的道:“本王经常在江湖上走动,与毒门少主澜凌也算有交往,昨天碰到他的一个门人,偶尔提起了噬魂草一事,从谈话中,本王得到了一个天大的消息,这个消息足以证明,丞相夫人就是谋害父王的凶手。”

箫谨瑜忽然淡淡的开口:“不知是什么消息,让八皇弟肯定,谋害皇上一事,是丞相夫人所为。”

薄情抬头望去,箫谨瑜深邃如井眼眸内,闪过一抹毒蛇的冰冷和野兽般的阴狠,面色上却是一如既往的优雅尊贵,语气中有一丝好奇和担忧,熟练的扮演着孝子的角色。

垂下头,薄情不由的暗暗骂道:“箫谨熙这个蠢货,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

见薄情垂头不语,箫谨熙眼内更得意,箫遥看到后,皱了皱眉头道:“还请八王爷言明。”

内心忍不住隐隐有些担心,究竟是什么消息,能让八王爷一口咬定薄情。

箫谨熙清了一下嗓子道:“本王从那人口中知道,噬魂草不仅是剧毒,还是喂养毒蛊上好饲料。养蛊人只要挑选出子母蛊,用噬魂草精心喂养,待到蛊虫养成后,养蛊人就会把母蛊养在自己的体内,通过控制母蛊,来指挥子蛊虫杀人,这样就能杀人于无形中,手段之高明,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番话让众人听得有些骇然,薄情的面色也不由的变了变,这些人真是太看得起自己,居然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布下这样天衣无缝的连环局,利毒蛊来对付自己,心里不禁一寒,眼眸内蕴含着一抹血色。

看到薄情的表情,箫谨熙冷冷一笑道:“蛊虫自xiao吸足了噬魂草的毒,全身皆是毒,只要被蛊虫碰过的茶水,必然剧毒无比,丞相夫人正是利这种方法,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给父王下毒。蛊虫极xiao,非肉眼能看到,所以丞相夫人才敢主动要求搜身,因为她早就知道,你们根本什么也搜不出。”

太后面容有些犹豫的道:“如此说来,只要能从丞相夫人身上找出蛊虫,就能证明下毒的人是丞相夫人。熙儿,你要说的,是这个意思吗?”若真是如此,这丫头的心思和手段还真是深不可测。

箫谨熙暗中看了云贵妃一眼,他若能一举找出找出真凶,母妃在后宫的日子也好过些,抬头看着太后道:“回皇祖母,孙儿确实是有办法,证明母蛊就在丞相夫人身上。”说完,得意的看了薄情一眼。

薄情抬上起眼皮,目光淡然的与箫谨熙对视,掀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不知八王爷,有何办法证明,蛊虫一定在本夫人身上。”清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办法,其实很简单。”

箫谨熙森然一笑道:“蛊虫以噬魂草毒为食,只要一闻到此毒的味道,就会进食的欲望,若不能及时喂食此毒,蛊虫就会反噬其主,丞相夫人到时,必然出现中毒的现象。”

盯着向薄情,挑衅的道:“不知道,丞相夫人可敢当众让本王一试。”

薄情浅浅一笑,淡然的道:“只是让蛊虫闻一闻噬魂草的味道,又不是要本夫人吃下去,有何不敢,请!”以免有人暗中使诈,暗暗给帛儿一个眼色,让她见机行事。

只见箫谨熙拍拍手,张太医从外面走进来,手上拿着一个xiao瓶子进来,一直走到大殿中间

箫谨熙看着薄情,似笑非笑的道:“这瓶子里面装就是,经提纯的噬魂草的药膏,张太医把盖子打开,把瓶子放到丞相夫人面前,让她闻一闻这药香。”张太医应了一声是,依言把药端到薄情跟前。

薄情轻轻的一吸道:“不错,确实是噬魂草的味道。八王爷真是很厉害,这么快就找来一瓶提纯过的噬魂草,不知情的人还以你早有准备,为的就是证明本夫人身上有蛊虫。”

这话中有话的暗示,让箫谨熙的面色马上一沉,冷冷的道:“希望一会儿蛊虫发作起来,丞相夫人还有力气替自己陈述一下作案的过程,方便忠顺王结案,也让大家看清你的真面目。”这个女人,都到这份上还呈强,看她能撑到几时。

殿内,众人的目光都集中薄情身上,箫谨天眼内也不禁出现一丝担忧。

这一幕似乎不在他的预料中,箫谨熙怎会突然参与进来,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时间分分秒秒,薄情的额头上渐渐沁出一层薄汗,面色有些苍白,双唇上的红色也渐渐变淡,身体也有些摇晃似是随会晕过去。

看到这一幕,箫谨熙马上指着薄情,得意在大声叫道:“丞相夫人,这回你还有什么解释。”一摆手,让张太医把瓶子盖上收好。

其他人也纷纷站起来,太后也扶着莲姑姑的手站起来,一脸怒色道:“丞相夫人,果真的是你谋害皇上,你真是太让哀家失望了。来人,快把她拿下。”根本不愿意多问一句。

皇后和箫谨天对视一眼后,赶紧上前两步道:“母后,即便能证明丞相夫人体内的蛊虫,但此事未必是她所为。请母后想想,无缘无故的,她为何要谋害皇上,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太后面上不禁有些犹豫,云贵妃却不以为然冷笑道:“皇上若有事,她确实没好处,但是对她身后的人未必会没有好处。皇后娘娘,您说是不是。”

昨天皇后也是如此的维护薄情,今天仍是如此,而丞相大人又是太子一党的,不能不让人多想。

云贵妃这话话,一下把众人的目光转移到箫谨天身上,皇后不禁有些担忧。

箫谨天只是淡淡的皱皱眉头:“清者自清,母后不必介意。”旋即对华太医和张太医道:“父王昨天中毒,是你们二人诊治,丞相夫人中毒的现象与父王可是一样。”

张太医略看了看道:“看上去似乎差多,丞相夫人应该是中了噬魂草的毒……”

“就凭你这一句话,本夫人就可以断定你是庸医,让皇上砍了你全家。”原本应该中毒晕死过云的薄情,突然站直了身体,扶着帛儿冷冷的看着张太医。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面上全是一脸疑惑,华太医也是一脸的不解。

按理说中了噬魂草的毒,不可还保持清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丞相夫人体内,并没有蛊虫,是八王爷要陷害她。

华太医二话没说,上前说了一声得罪,拉起薄情的皓腕,飞快的把脉,片刻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甚至是有些戏谑。

回头恭敬的对太后道:“回太后,可否把你的點心,先赐一碟给丞相夫人用,她应该是饿了,导致体力不支,才会出现冒冷汗,面色苍白和晕厥这样的情况,并非中毒。”

答案一出,在场众人的面色,瞬间变得十分精彩和复杂,丞相夫人在慈宁宫被饿晕了,传出去像什么话。

尤其是箫谨熙,他可是一口咬定薄情,结果却不是他所预想的,薄情若反咬他一口,他和母妃岂不完蛋。

皇后连忙出声制止道:“母后,丞相夫人这会子怕是没力气咬點心。本宫这盏人参汤还没喝过,落霞,你赶紧端给丞相夫人。”又对另一边的侍女道:“朝露,你回凤仪宫看看,本宫的血燕粥,xiao厨房炖好了没有,若是好了也一起端过来。”

箫谨天心里有些无奈,面上依然淡定的道:“帛儿,先扶丞相夫人到后殿休息一会吧。”

若让慕昭明知道,他的心肝宝贝在宫中,差點饿晕,不知又要闹出什么乱子来,心里不由暗暗庆幸,事情还没发展到哪一步。

帛儿福了福身,扶着快要晕厥的薄情到后殿坐下,从落霞手中接过参汤,xiao心翼翼的服侍薄情喝下。片刻后,朝露又送来一碗血燕粥,还有一份早膳是给帛儿的。

直到一盏血燕喝完,又坐着休息了好一会后,薄情的面色才渐渐恢复一些血色。

众人悬着的心才渐渐的归位,尤其是那些嫔妃们,此时想起来不禁有些后怕,满朝的大xiao官员都知道,昭明丞相可不是好惹的。

帛儿继续用早膳,薄情自己则先回到大殿上,看了一眼还在原地发愣的箫谨熙,淡淡的道:“八王爷的方法也试过了,事实已经证明本夫人是清白的,也证明八王爷的推测有误,不过……”

薄情略停一下道:“本夫人既然承诺过太后,今天会给她答案,就一定会给她答案。”箫谨熙的面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箫谨瑜皱了皱眉头道:“丞相夫人,本皇子听说,你身边的丫环,昨天把你换下来的衣服烧了。”这个女人,真是比箫谨天还难对付。

“大皇子的想象力太丰富,不过是一身衣裳被陌生人碰过,本夫人不想再穿,便烧掉。”薄情不以为然的道,站在一旁的华太医不由的皱皱眉头,这丫头真会打击人心。

薄情傲然的站在大殿上,不再理会箫谨瑜,唇角掀起一抹浅笑道:“莲姑姑,麻烦您再准备一套泡茶的茶具,就让本夫人把凶手下毒的过程,重演一遍给大家看吧。”好高明的手段,自己差點栽在上面。

茶具很快就准备好,热水是现成的,薄情泡起茶来,一切还是如昨天那般,如行云流水。

只是今天幻化出来的不是山水画,而是一座城楼,旁边一辆马车,马车旁边还有一个人,似是等着什么人,当一切消散的时候,浓浓的茶香溢满整个大殿。

薄情闻一下茶香,不愧是贡茶,随便泡一下,就能得泡出如此浓香的茶水,指着跟前的五杯茶含笑道:“不知哪位有胆量,愿意一试本夫人泡的茶。”

皇后叹着气道:“闻闻这茶香,难怪皇上惦记着,若非本宫有孕在身,必然一人独占了去。”

箫谨天闻言,轻声笑道:“母后若觉得遗憾,儿臣就多喝一杯,算是替母妃喝了。”说完,上前端起一杯茶,细细的品尝一口,不由的仰起头,赞叹不已。

“过了今天后,若再想喝丞相夫人泡的茶,怕是没有机会了。”

箫遥淡淡出声,亦上前端起一杯茶,浅浅的尝一口,慢慢的回味道:“机会难得,又是如此好茶,足够回味一生,本王岂能错过。”

片刻后,箫谨霜忍不住,上前端了一杯茶,随后华太医也端了一杯,最后一杯,薄情自己端了起来,浅浅的抿一口。

其他人xiao心翼翼的注视着他们,不知五人中,哪一个会中毒倒下。

就在众人都吊高心脏时,突然一阵痛苦的惨叫声响起,一道身影从殿梁上跌落。

箫谨天宽大的衣袖一甩,一股力道把跌落人影托住,让对方缓缓的落在地上,不至于一摔致命。

薄情目光冷冷的朝那道身影看去,虽然是裹在一袭黑袍中,面上还蒙着黑巾,身形十分的纤细,一看便知道是名女子。

女子似十分痛苦,身体一落到地面上,就不捂着腹部不停的翻滚,似是什么东西在腹子中捣蛋。

帛儿一跃上前,敏捷的扯开对方的面上的黑巾,当那张面孔暴露在众人眼底下时,所有人不由的大吃一惊。

眼前这张面孔,他们再熟悉不过,做梦也想不到,中毒的人会是她。

太后不敢相信的站起身,扶着箫谨霜从上面走下来,再一次细细的打量眼前人,一脸不解的道:“中毒的人怎会是瞬华,她不是应该在照料皇上吗。怎会在大殿上?”目光疑惑的看向薄情。

薄情让华太医先给瞬华诊治,自己则亲自扶着太后道:“太后,您先别急,臣妾会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您。”

太后刚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道:“你这丫头,别再吊哀家的胃口,快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改之前冰冷无情的态度。

薄情淡淡的一笑道:“其实凶手杀人的方式,八王爷已经说对了,确实是用了子母毒蛊。但却不是像八王爷所说的哪样,让蛊虫飞入茶水中。如果是这样,以噬魂草凶猛的毒性,皇上昨天在喝第一口茶时,就应该会出现中毒现象,而不是在茶水,快要喝完的时候。”

“而且,以噬魂草霸道的毒性,毒若下在茶水中,毒从口入一定会烧坏皇上的喉咙,但昨天本夫人没听到任何人提起,皇上不能说话的事情,本夫人就猜,这毒未必是从口入的。”薄情淡淡的分析。

张太医听了不由的面色通红,华太医沉默一下,哑然一笑道:“下官惭愧,竟然连这么明显的事情,都未能有发现,还请丞相夫人指明其中原由,下官原闻其详。”听到华太医的话,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薄情身上。

薄情微微翘起唇角,浅浅的笑道:“这就要从本夫人昨天,为何会突然为太后泡茶的事情说起。”

箫谨霜不假思索的道:“丞相夫人之所以要泡茶给皇祖后喝,不是因为丞相夫人昨天没有准备到青梅酒,被本公主罚的,这又有什么不对吗?”

薄情听到后,心里不由的冷冷一笑,面上淡淡的道:“本夫人之所以没有准备到青梅酒,是因为有人故意把本应该在一个月前,就送给本夫人的请帖,在宴会开始前三天才给本夫人送来,并且送帖子的人,没有把宴会要带青梅酒的消息告诉本夫人。”

目光落在箫谨霜身上,薄情继续道:“本夫人不知道这些事情,到了宴会自然受罚,至于罚什么,怕早有人悄悄暗示给九公主,九公主再以惩罚为借口,光明正大的让本夫人泡茶,再让人把消息暗传给皇上,皇上知道后必然会过来。”

说到这里,薄情停下来,看着太后缓缓的道:“太后,臣妾想,这就是为什么臣妾帖子上的时间,会被别人晚了近半个时辰,因为凶手是想让皇上在臣妾泡茶的时间内出现。”她若来得太久,必然碰不上皇上,对方的计划也就无法实施。

箫谨霜沉默一想,神情有些愤然的道:“丞相夫人的意思是,有人在利用本公主谋害父王。”薄情淡然的點點头,默认了箫谨霜的说法,她确实是被人利用。

云贵妃坐旁边,也一脸为解的出声:“可是,华太医检查过那杯茶,在那杯茶中明明发现了噬魂草,怎么说是皇上不是因为喝茶中毒。”

薄情看了一眼沉默的箫谨熙,似笑非笑的道:“这茶杯的毒,正如八王爷所说,是皇上自己给自己下的。至于是什么原因,八王爷既然知道噬魂草的药性,一定知道是什么原因。”箫谨熙闻言,猛然的抬起头,不解的看向薄情,这个女人又在陷害他,他哪里知道噬魂草的药性。

雅安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
霍山县中医院
承德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衡水治疗阳痿医院
天津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