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不灭战神 第一千六十三章 傅安山的决定

2020-01-16 23:10: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灭战神 第一千六十三章 傅安山的决定

神蟒部落首领沉默不已,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秦飞扬。

秦飞扬放下茶杯,抬头看向那两个婢女,笑道:“我和你们首领有点私事要说说,你们先出去候着。”

两人愣了愣,看向神蟒部落首领。

“出去吧!”

神蟒部落首领挥手道。

“是。”

两人恭敬地应道。

秦飞扬道:“顺便关上大门。”

“好。”

两人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并紧紧地合上了大门。

神蟒部落首领道:“小友,从逸儿离开后,你就开始话里话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心里不明白吗?”

秦飞扬冷笑。

神蟒部落首领心中一凛,但没有开口。

因为他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天恢恢,疏而不漏。”

“你能瞒过裴逸,能瞒过你的族人,能瞒过天下人,但瞒不过我。”

“杀害裴长丰的真凶,是你!”

秦飞扬道。

一听此话,神蟒部落手里霍然起身,眼中满是惊疑之色。

“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

秦飞扬道。

神蟒部落首领依旧不语。

秦飞扬取出影像晶石,把当初在黑狮部落得到的那段影像调了出来。

看着那影像,神蟒部落首领双手顿时紧攥,眼中杀机更是不加掩饰!

片刻后。

影像结束了。

秦飞扬收起影像晶石,笑道:“看见了吗?你自以为做得很隐秘,但其实早就已经暴露。”

神蟒部落首领沉声道:“这影像你从哪里得到的?”

秦飞扬呵呵笑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你想怎么样?”

神蟒部落首领道。

秦飞扬道:“很简单,给我一种解药。”

“什么解药?”

神蟒部落首领皱眉。

秦飞扬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解药,只知道是裴钦配制的一种剧毒,这种毒,连解毒丹无法清除。”

“恩?”

神蟒部落首领惊疑的打量着秦飞扬,道:“你中毒了?”

“你倒是想让我中毒,可惜中毒的不是我,废话就别说了,我相信你身上肯定有解药,给我吧!”

秦飞扬淡淡道。

“我没有。”

神蟒部落首领摇头。

“没有?”

“别说笑了,就你这种谨慎的性格,怎么可能不备点解药在身上?”

“还有,你要搞清楚,我现在不是在求你。”

“如果不给我解药,我手里的这段影像,很快就会传遍神城的各个角落。”

“到时你要面临的后果,不需要我详说,你也应该清楚吧!”

秦飞扬戏谑道。

话音未落,神蟒部落首领一步迈出,一把抓着秦飞扬的脖子,眼中杀机涌动。

“想杀人灭口吗?”

“那你可要想好了,毕竟你的族人都知道,我来了你神蟒部落。”

“当然,你也可以收买你的族人,不过就算你这样做,也没有意义,因为这段影像,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

秦飞扬呲嘴笑道。

“还有谁?”

神蟒部落首领目光一颤,低沉道。

“谁知道呢?”

“反正只要在天黑之前,我还没回去,他们就会把这段影像,公诸于世。”

秦飞扬道。

神蟒部落首领一张脸铁青,最终还是送开了秦飞扬,从乾坤袋内取出一个玉瓶,道:“这应该就是你要的解药,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毁掉那段影像。”

“你没有讲条件的资格,想要保住你现在的地位和名声,你就得给我。”

秦飞扬道。

“算你狠!”

神蟒部落首领阴厉的开口,便把玉瓶扔给了秦飞扬。

秦飞扬一把抓在手里,仔细看了看,道:“你先出去。”

“这是我的地盘,该出去的是你!”

神蟒部落首领喝道。

秦飞扬淡淡道:“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神蟒部落首领双手死死地攥在一起,要是眼神能杀人,秦飞扬都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遍。

但最后。

神蟒部落首领还是妥协了,带着满腔的愤怒和憋屈出去了。

等大门关上后,秦飞扬一挥手,蝮蛇当即便凭空出现。

秦飞扬把玉瓶递过去,道:“快试试行不行?”

蝮蛇一把抓住玉瓶,迫不及待的服下一滴,便闭上眼。

十几息后。

他猛然睁开眼,脸上满是狂喜之色,道:“少主,这是真的解药!”

秦飞扬也吐了口气,把蝮蛇又送去了古堡,淡淡道:“进来吧!”

神蟒部落首领推门而入,关上大门,阴沉道:“你要的我已经给你,如果你还不保守这个秘密,到时就算死,我也会拖你一起。”

秦飞扬笑道:“放心,我不会乱说的,顺便再告诉你,别再等裴钦了,因为他已经死在青海。”

“什么?”

神蟒部落首领惊骇失色。

“你这表情,还真是可爱。”

“行了,正事已经办完,我就不打扰你了。”

秦飞扬说罢,便起身扬长而去。

“你去哪?”

神蟒部落首领急忙问道。

“好不容易才来一趟,肯定得好好逛逛。”

秦飞扬呵呵一笑,打开大门,大步走了出去。

但出去,秦飞扬就看见一个紫衣妇人,迎面走来。

秦飞扬拱手笑道:“大祭司前辈,多日不见,可还安好?”

大祭司微笑道:“有劳小友惦记,一切安好。”

“这就好。”

秦飞扬笑了笑,便与紫衣妇人擦肩而过,很快就消失在外面街道的人群中。

大祭司挑了挑眉,收回目光,转身进入大殿,看着一脸愤怒的神蟒部落首领,关心道:“怎么啦?”

神蟒部落首领道:“先把门关上。”

大祭司一愣,转身合上大门,走到神蟒部落首领面前。

“钦老死了。”

“那件事,慕祖宗也知道了。”

“并且他手里还握着一段影像。”

神蟒部落首领揉着脑袋,无力道。

“什么?”

大祭司神色一僵,道:“他哪里来的影像?难道是钦老给他的?但不可能啊,钦老当年并没有趁我们不注意记录那些影像啊,不会是傅安山吧?”

“不是傅安山。”

“因为慕祖宗手里的影像,和傅安山手里的那段影像,角度不一样,不是同一个人记录的。”

神蟒部落首领道。

“不是同一个人?”

大祭司面色一呆,道:“这么说,当时除了傅安山,还有其他人在场?”

“恩。”

神蟒部落首领点头。

“怎么会这样?”

大祭司躺在座椅上。

本以为天衣无缝,但没想到一个接一个出现,手里都握着当年的影像。

照这样下去,难保有一天不会曝光啊!

最可怕的是,到底还有多少人知道此事?又有多少人握有证据?

“唉!”

“都是‘欲’望和贪婪惹下的祸,悔不该当初啊!”

神蟒部落首领唉声叹气,整个人像是一下苍老几十岁,显得颇为憔悴。

大祭司幽幽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后悔又有什么用?不如坦白吧,我相信只要你拿出诚意,族人们会原谅你的。”

“不!”

“绝对不能坦白!”

“现在这一切,是我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我不想就这样没了。”

神蟒部落首领摇头。

大祭司摇头道:“你还是放不下,权势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如果不重要,当初我也不会那样做,总之一定要想办法,除掉所有知情的人!”

神蟒部落首领十指紧攥,眼中杀机逼人!

“唉!”

大祭司深深地看了眼他,暗中一声长叹,没再多说什么。

……

北城。

交易阁!

“什么?”

“李鹤他们居然没死?”

傅安山站在书房内,惊骇地看着闫魏。

“神蟒部落首领是这样说的,而且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吓唬我。”

闫魏恭敬道。

傅安山一脚踹飞书桌,怒道:“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在背后阴我!”

闫魏道:“大人,现在生气也没用啊,得快点想办法解决掉这件事。”

“人在神蟒部落,你告诉我,怎么解决?”

傅安山吼道。

闫魏脖子一缩。

“本来我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但现在突然发生这一变故,等于让我失去了要挟神蟒部落首领的资本,真是该死啊!”

傅安山暴跳如雷,怒不可揭。

闫魏不敢说话,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也不知过去多久,傅安山冷静下来,坐在茶几旁,低头沉思起来。

良久良久之后,他无奈一声长叹,道:“看来只能这样做了。”

“大人想到了好主意?”

闫魏不动声色的问道。

“狗屁好主意!”

傅安山瞪了眼他,无力道:“现在已经没有选择,我只能用手里的这段影像,去交换李鹤两人的狗命。”

“恩?”

“那这样一来,大人以后不就没办法再要挟神蟒部落首领了?”

闫魏惊疑。

“是啊!”

“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与其和神蟒部落首领拼个两败俱伤,还不如和平解决。”

“只要我销毁掉这段影像,他肯定会杀了李鹤两人,说起来也算是皆大欢喜吧!”

傅安山叹道,神情看上去很不情愿。

闫魏心中一凛,暗中咕哝:“看来这件事,必须尽快通知秦飞扬。”

如果傅安山真这么做,

记住版址: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电话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预约
亳州治白癜风费用
呼和浩特白癜风专科医院
绍兴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