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天幕神捕第四百九十六章心计之计

2020-01-26 09:07: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幕神捕 第四百九十六章 心计之计

“你水月宫主智计过人布局精妙宏大,无论是布局泰山之变,还是布局蜀州之变,你都会是一环扣一环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但你这样的布局却又一个致命弱点,每一次我都是不经意的落入你的布局,但很快就发现自己落入局中。换做一般人也许会被弄得晕头转向,但我却都能跳出局外扭转乾坤。

但这一次包括上一次的武夷之变都不是出自你的手笔,因为这两次的布局的核心就是掌控人心。一个再理智的人都会有七情六欲,一旦情绪上被掌控,就会使人陷入陷阱而不自知。

引蛇出洞……哈哈哈……好一招引蛇出洞。引蛇出洞的最高境界不是如何让蛇出来,而是如何让蛇自己急着想着要出来。无论是天下会,还是针对余浪的所有打压都是为了将我引出来?好厉害,敢问水月宫主是到哪里请来的军师,宁月还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切磋切磋了。”

“她啊?你见过的!”水月宫主淡淡的说道,当提到那个人时,水月宫主脸上的表情无比的得意幸福,就像是她自己得到了赞美一般。

“是她?”一瞬间,宁月的脑海中划过一张精致美丽却又古灵精怪的俏脸,那个和莹莹一样撒娇,却有给人毒蝎一般危险感觉的女人,“瑶池?”

“不过……以后要和她切磋什么的也就算了吧,难道你还认为你能活着回去么?”水月宫主淡淡的一笑,轻轻的将手放到了剑柄之上。

突然间,天地为之一静,整个世界变成了一副定格的画卷。无尽的道韵席卷天地,一道剑光突然间横架于天空。一刹那,天地气机锁定着宁月,一刹间,宁月仿佛被天地所遗弃。

望着天空无处不再的剑气,宁月轻轻的笑了,“水月宫主的武学境界果然高深莫测,就算暮雪前来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何况是我呢,不过……我若想走,普天之下有谁能拦得住我?你这一招引蛇出洞,是不是太想当然了?”

“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我又怎么会将你叫出来?”水月宫主淡淡的一笑,有些戏谑的看着宁月微微皱起的眼眸,“这里地处开阔,你大可以试试?”

宁月疑惑的望着周围,正如水月宫主说的,地处开阔可谓一路平川。以自己的轻功,就算武道高手都追不上,除非是以轻功见长的武道高手,否则绝对不可能将宁月留下。正因如此,千暮雪才会放心的让宁月独自前往凉州。

意念一动,宁月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宁月的天涯月早已被他修炼到超出天涯月极限的程度。如今的天涯月已经极尽于道,意念所致,身形所往。几乎不需要运功就能无声无息毫无征兆的移形换位。

夜色之中,突然间空间产生了一丝扭曲。一道身影从扭曲的空间中出现,仿佛撕开了时空隧道一般如此的诡异如此的恐怖。

宁月刚刚踏出身形,一瞬间亡魂大冒。来不及做出反应,身形微微踏出人已经消失不见。一道柄天剑,狠狠的击中宁月刚刚站立的地方,就像是早已在此等候了一般。

“轰——”狂暴的气浪席卷天空,无穷的剑气肆意天地。宁月脸色阴沉的站在远处看着眼前越发朦胧的水月宫主,眼中精芒不断的闪烁。

这一剑不是水月宫主该有的威力,因为这一剑只是随意的打招呼而已。但是,却也正是这一剑,让宁月的心骤然间坠落到了谷底。

水月宫主竟然有着如此精妙的轻功,这在之前是宁月从未考虑过的。水月宫主的武功向来表现在那令人绝望的剑道修为之上,但没想到,她的轻功造诣竟然也是登峰造极。

就连千暮雪也不知道水月宫主的轻功这么强悍,所以宁月失算了,从一开始他就失算了。普天之下,不是没有谁能够留下他,至少水月宫主可以将他追杀的上天无路落地无门。

“回天幕府!”在电石花火之间,宁月的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只有天幕府的天幕法阵才能让宁月立于不败之地。但是,这里百里之内寸草不生,离申城更是有数百里之远,要想赶到申城,估计这段时间足够宁月被宰好几回了。

“嗡——”正在宁月苦思对策的时候,天空突然间发生了震荡。无尽的蜂鸣骤然之间的响起,整片天地突然的黯淡了下来。

“宁月,两个月前,你与小师妹一战看的我尤为过瘾。既然今天注定插翅难逃,你还是放开手脚与我倾情一战,是生是死,各安天命。”水月宫主的眼中突然迸射出一道狂热的光芒就像赌徒看到了赌坊酒鬼看到了美酒一般。

这个世界的高手都有一个通病,对手难寻!天榜上的十二个高手,自从登上天榜之后,与人动手的机会就屈指可数。尤其是像千暮雪和水月宫主这样的。

天榜武道高手有十二个,但剑道高手却只有三个。这三个人又不可能进行切磋比试所以宁月的出现不仅让千暮雪心痒难耐,也让水月宫主的剑蠢蠢欲动。

淡淡的蜂鸣仿佛在催促这宁月尽快出剑,宁月从这一阵阵的蜂鸣之中听到了水月宫主的迫切心情。缓缓的将手放上太始剑的剑柄,微微用力,一截剑光突然间绽放出炙热金色的光芒。

“嗡——”同样的蜂蜜响彻天地,无尽的道韵流转剑身。太始剑顷刻间出鞘,一道剑光直冲云霄仿佛金色的光柱一般顶天立地。

看到宁月的剑势,水月宫主更加兴奋了。双眼之中迸射出浓浓的惊喜。握剑的手,也在这一刻微微的颤抖。宁月的剑势越强,水月宫主就越高兴,她的战意就越浓厚。

两道剑光冲破云霄相互对峙,沐浴在金光之中的宁月,就连眼眸也被染成了金色。而对面的水月宫主,脸色如水,剑光也如水。眼神平静的祭出手中的剑,一柄天剑突然间在天空成型。

两人也不是头的一次打交道,甚至连试探都不需要。当水月宫主的天剑成型的刹那,一剑仿佛流星一般狠狠的向宁月的头顶撞来。

天剑未到,杀意已经将宁月笼罩,周身的空间仿佛顷刻间被冻结,就连时间也在这一刻被封锁。宁月紧紧的握着太始剑,微微转过剑身,被水月宫主的剑势封锁的空间瞬间被打破。

太始剑和琴心剑胎合二为一,在宁月意念移动的瞬间便已化作一道天剑狠狠迎着天空坠落的天剑斩去。

“轰——”无穷的威势爆开,水月宫主斩下的天剑轰然间的破碎。但宁月的脸上,此刻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欣喜。水月宫主的一剑,不可能这么弱。这就说明,水月宫主的一剑,现在只是一个开始。

破碎的剑光并没有化作漫天的星辰消散于天地之间,反而突然间化成了无数的花瓣在天空飘洒。如樱花雨一般向宁月的头顶落下。

骤然间,宁月脸色大变。漫天的樱花雨每一道都带着水无月的剑道法则。而且这段时间的三次大战让水无月在剑道之上又有了新的领悟。

曾经的水月幻境虽然威力不俗,在虚实之间转换迅速。但改天换地需要耗费巨大的精神力,而且漫天的剑气,无穷无尽的剑山看起来太过于夸张。

但现在的水月幻境,竟然做到现实与环境相容,天剑爆碎,漫天洒下烟花雨如此的和谐自然。但偏偏这和谐自然之中,却隐藏着要命的攻击。要不是宁月的灵识更加的细腻强大,要不是强烈的危机突然间的袭来。恐怕宁月早已在莫名其妙中中招,毫无反抗中死去。

猛然间张开手臂,八面金色石碑向四周推送出去。石碑成型的一刹那,散落的樱花雨就已经击在了阴阳太玄悲之上。无穷的爆炸袭来,每一道都如此的惊天动地,顷刻间,宁月撑起的阴阳太玄悲轰然破碎。

宁月终于清晰的认识到水月宫主的这一招水月幻境何其的可怕。樱花如雨,每一片樱花都比得上水月宫主一次强力攻击。如此密密麻麻轰击汇聚在一起,也难怪被誉为最强防御的阴阳太玄悲也无力招架。

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哪怕千暮雪精进神速,剑法犀利光寒九州到令人绝望,但底蕴比起水月宫主来少了太多。千暮雪的招式还是分生死,不是一剑杀敌,就是一剑杀己。她不可能像水月宫主那样发动这么多次强力的攻击,她的内力也不允许她做这样的消耗。

漫天的樱花再一次合归一处,一柄天剑迎着宁月的面门狠狠的刺来。宁月眼睛猛然间瞪得浑圆,一道历芒从瞳孔之中激射而出狠狠的射向水月宫主的眼眸。

一道金光突然间浮现在宁月的面门将宁月的身体笼罩,琴声激荡天地,如天威浩荡连绵传递而来。宁月面对近在咫尺的天剑视若未闻,眼神平静望着远处的水月宫主将她牢牢的锁定。

突然,天空的云层骤然翻滚,一只巨大的手掌冲破云层狠狠的向水无月的头顶拍来。水月宫主脸色一变,眼神微微眯起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操控着天剑狠狠的向宁月的胸膛刺来。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张家口市第一医院
防城港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岳阳市妇科医院地址
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